黑名单电话

2018-12-14

两个月前,我已经睡下许久了,手机突然鸣叫起来。我一边心惊胆战地接电话,一边疑虑着会是谁。一个陌生男人结结巴巴地喊我张老师”,吃力地询问儿子的课业情况,我压抑着瞌睡耐心地跟他沟通,结束后已是夜里十一点多了。


这之后,杨坤爸爸的电话总是在每隔几天的某个深夜准时响起。我向同事们诉了苦,班主任老师说:“他爸爸脑筋有点轴,这一学年你是别想清静了!”我暗自叫苦。在又一次接完杨坤爸爸的“骚扰电话”后,我果断地把他的电话号码拉入了黑名单。


果然,杨坤爸爸不再打来电话,但是杨坤很快就出现了状况——上课总是迟到。我陷入两难境地,不能打电话给他爸爸,对他劝诫又不奏效。在一次杨坤又上课迟到了半个小时后,我怒气冲冲地质问他:“你为什么总是迟到?”“我要做饭刷碗……”“你家里人不能做吗?”我继续大声反驳他。“他妈妈是个傻子……哈哈!”一个调皮男生的问答,引得班里哄堂大笑。杨坤低着头,眼里噙着泪。那一霎那,我觉得自己做得有些过分了。


 下课后,我找到别的老师了解情况,才知道杨坤来自一个特殊的家庭。杨坤爸爸因为家境困难再加上有口吃的毛病,一直没有成家。后来村里来了一个流浪妇女,在村里人的劝说下,杨坤爸爸把她收留下来成立了一个家庭。生下杨坤不久,杨坤妈妈就精神病发作生活不能自理。现在杨坤大了些,他爸爸就把家里交给了杨坤照顾,自己早出晚归在城里的工地上打水泥。杨坤跟同龄的孩子相比还是非常优秀的,光凭每天给妈妈做饭这一点,又有哪些孩子可以做到。我一面听老师讲述这个家庭的苦难与坚强,一面陷入了深深的自责,自己只苛责于一个学生状态的起伏不定,只纠结于一个特殊家长的殷殷问询和对孩子的过分关怀,怎么就没有想到早一点了解这背后的隐情,多给杨坤一些理解和关爱,多给杨坤爸爸一些尊重和包容呢。


回到家,我把杨坤爸爸的号码恢复到了白名单,第一次给这个特殊的家长主动打去了电话,我这个不算称职的老师不能再辜负了一个称职父亲的信任。至此,我也明白了作为老师只有学会用一双充满爱的眼睛去关注工作中的细枝末梢,才有可能做出完美无憾的教育。


□文/张海洋(河南省柘城县皇集乡中心学校)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