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学生心中的“礼享国”

2018-12-14

编者按:杨晓红,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丰台实验学校班主任,带班28年,获评2017年紫禁杯班主任一等奖。在她的班级中,“礼享国”班级文化在潜移默化中让学生受到“礼乐”文化的熏陶,一切班级活动适合孩子的身心发展,有趣、生动,孩子们在“礼享国”中发现自我、自我成长并最终超越自我,班级走向优秀。


接手新的班级,我首先就要观察、了解学生和家长,发现其优势与不足,努力打造适合本班学生的特色文化。多年来,我坚持文化引领,建设孩子心中的“礼享国”,希望以文化浸润心灵,使孩子们能以礼自律、以乐自省,做谦和有礼的阳光少年。


共商共议 达成共同愿景


从班级到班集体的过程中,班级愿景的形成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它使每一个独立的个体有着同样的目标,使独立的个体变成相互关联的整体。在形成共同愿景的过程中,我们经历了师生共谈、家长插叙、达成共识的过程。


经过我的认真观察、深度了解、约见访谈,我和孩子们及家长达成共识:要做有修养的人,要在温暖的集体中生活。它成为我们的共同愿景,也成为我努力工作的原动力,我要给孩子们创设一个温暖、和谐、友爱的生动班级,把孩子们培养成谦和有礼的阳光少年。


班名的征集调动了所有人的积极性,“礼貌班”“大拇指班”“尚礼联盟”……各种奇思妙想的班名接踵而来。最终,我们借用柏拉图的“理想国”概念,建立了我和孩子们的“礼享国”。为了让“礼享国”有独特标识,我们随即进入班徽、班歌、班训的火热征集中。每个同学都带动自己的爸爸妈妈行动起来,最终将班训定为“尚礼、友爱、宽容、善思”,班歌定为《礼尚往来》。


集体约定 书写班级公约


班规、班训就是特色班级的金钥匙,是“礼享国”建立的根本。建“国”之始,我把“礼享国”的教育理念与学校的“立人”教育理念相融合,依据学校“六讲”的德育主题,制定出“礼享国国家公约”。


为了传承和分享中华民族的礼仪文化,让孩子们从小知礼、行礼、守礼,我引导学生从自身修养、同伴交往、集体意识和学会学习四个不同的维度制定了“礼享国国家公约”。自由发言,归纳整理,学生举手表决通过。16字的“国家公约”被张贴在“礼享国”的墙壁上,同学们自发朗读背诵,并认真抄写在学生评价手册上。


为了让“国家公约” 得以落实,我又带领孩子们进一步解读并细化公约。小组讨论,全班共同商议,不断删减补充,最终形成了“礼享国公民行为准则”。集体的约定,成为我们共同的行为准则。孩子们是公约的制定者,也会在今后的行动中自觉地遵守它。


班级文化打通了班级整体发展和学生个体有机融合的高速轨道。班名“礼享国”的确立,班级文化的主题核心内容——班名、班徽、班训、班级公约、班级准则等的初步规划大约经过近两个月的时间,经过多次班会课的酝酿与磨合,并在后续多次修订,这些都对班级生活方向与成长发展目标起到了积极的价值引领作用。


组建“联邦” 自建学生组织


只有在集体中,个人才能获得全面发展其才能的手段。苏霍姆林斯基说:“集体是教育的工具。”学生成长共同体的向心力的形成就是强大的无形力量,会对每一个学生的个体发展起着巨大的潜移默化的教育、激励和制约的作用。“礼享国”成立后,我便着手组建学生组织。


为了让“礼享国”有效运转,““国家公约””得以实施,孩子们自愿结合成“联邦共同体”。“知礼联邦”中学生负责运用多种形式宣传中华民族的礼仪文化知识及“礼享国国家公约”和公民行为准则。“行礼联邦”中学生自发设计并组织开展践行“国家公约”的班级活动。“守礼联邦”中,学生制定评价办法,开展活动进行考核,激励大家主动践行。各“联邦共同体”制定通关条令,只有通过考察才能获得“联邦护照”上的签证,参加“礼享国”文明礼仪小使者的评选。学生从进班级就进入“礼享国”,既是学生又是各个“联邦”的公民,各“联邦”的成员既是规则的制定者也是活动参与者,孩子们兴趣盎然。至此,“礼享国”的“国家”架构基本完成,体制健全,组织完善,“礼享国”初具规模。


□文/杨晓红(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丰台实验学校)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